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这个不被韩国人认可的韩国导演在远离后死去

作者:威廉官网 发布时间:2020-12-18 06:06 浏览次数:

  新闻信源是拉脱维亚媒体Delfi,据其报道,金基德是在11月20号到达拉脱维亚,准备在当地(尤尔马拉Jurmala)买房并申请居留签证。

  两三年前,“MeToo”反性侵风暴席卷韩国全社会,金基德被曝性侵女演员,从此声名狼藉。

  金基德1960年出生在韩国庆尚北道奉化郡,在一个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小山村里长大。

  1996年,金基德筹得资金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鳄鱼藏尸日记》,从此走上职业电影人的生涯。

  1999年,金基德凭借《漂流欲室》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电影作品频繁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

  2003年,金基德推出《春夏秋冬又一春》,并代表韩国角逐2004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2011年,凭借纪录片《阿里郎》,金基德获得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电影。

  2012年,凭借《圣殇》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也成为第一个登顶三大电影节的韩国导演。

  早期,他被韩国电影圈批评为“娼妓导演”,因为他接连拍了三部妓女题材电影。

  在金基德的诸多电影里,他刻画的主人公都是“边缘人”,妓女、罪犯、混混、小偷、与世隔绝者……

  譬如《撒玛利亚女孩》《雏妓》《漂流欲室》组成的“雏妓三部曲”,主人公都是妓女。

  他的电影中有大量的动物印象,蛇、鱼、青蛙、猫、鸡、鳗鱼等,人就像动物一样,没有任何尊严地苟且偷生。

  金基德曾对人物的失语做出解释:“在我的电影里,那些人不能言语是意指他们曾经受过很深的伤害,他们对他人的信任不复存在是由于初始的诺言破灭。他们被告知‘我爱你’,然而承诺的人却并非真情真意。因为种种的失望让他们失去了信仰和对他人的信任,于是不再言语。他们转而寻求暴力,我更喜欢把它称为一种肢体语言,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一种身体上的表达而非单纯的消极暴力。”

  《漂流浴室》中,渔女为了宣泄内心的苦恨,将鱼钩深深地放进自己下体内,再撕心裂肺地扯出。

  《圣殇》中,男主人公把自己拴在货车底下,在灰蒙蒙的清晨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莫比乌斯》中,母亲为报复出轨的丈夫,把在被窝中的儿子的生殖器割下,并在丈夫阻挠时,疯狂将其吞下……

  金基德以这种玉石俱焚的血腥暴力,引发观众的生理性恐惧,以此逼迫社会对边缘人群生存状态的关注,并试图找寻救赎的出口。

  极美的镜头,与极端的暴力并行不悖;沉默的氛围下,有着窒息般的痛苦挣扎……

  金基德的电影既拓宽了边缘人群的影像,拓宽了暴力美学的维度,也揭开了韩国光鲜亮丽外表下的脓疮。

  在韩国“ME TOO”运动中卷入性侵丑闻后,韩国人对金基德的反感情绪就更加激烈了。

  2017年8月,金基德因涉嫌在片场殴打女演员并强迫其拍摄剧本中没有的床戏,被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立案调查。

  2018年3月6日,韩国MBC电视台时政节目《PD手册》揭发金基德性丑闻,三名女演员以受害者身份亮相该节目,阐述了自己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遭性骚扰和性侵的情况。

  虽然金基德对这些控诉都予以否认,但在滔滔舆论面前,金基德彻底地“社会性死亡”了。

  2019年与哈萨克斯坦电影人合作的《Din》,是他最后一部面世的剧情片。无论是豆瓣还是IMDB,都基本无人观看。

  2015年,性侵丑闻之前,金基德来到北京国际电影节担任评委。他表示准备接纳中国投资,拍摄《无神》,希望与章子怡合作。丑闻之后,这一项目也彻底搁置了。

  这一次金基德在全球满是病毒的时候,去拉脱维亚,为的是买房并争取居留权,很出乎大家的意料。

  毕竟拉脱维亚的存在感不强,也不算电影大国。金基德打算在这里停留,很可能是韩国并未给他留下什么空间。

  那些憎恶我的、否定我的人,在我死后,会以另一种态度争先恐后地看我的电影。


威廉官网

©威廉官网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