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生物剽窃:秘鲁“壮阳”植物的命运

作者:威廉官网 发布时间:2020-01-15 05:51 浏览次数:

  原产秘鲁的根茎植物玛卡被引种到云南之后,秘鲁玛卡贸易如昙花一现般告别了繁荣。图片来源:Jack Lo Lau

  置身安第斯山脉的高原就好像走入了一个巨大的冰柜。但是如果不加小心,正午的阳光一样会把你的皮肤灼伤。

  秘鲁将这一地区称为胡宁国家保护区,因为这里紧邻首都利马的水源地——胡宁湖(在盖丘亚语中称为“Chinchaycocha”)。

  在这片干旱的不毛之地,却生长着一种引发全世界关注的超级食品。但是,随着遗传物质被非法带出秘鲁(也就是科学家所说的“生物剽窃”),这种玛卡系植物根茎(又称Lepidium meyenii)带来的经济繁荣也因此终结。

  早上7点, Huayre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Huayre镇位于海拔4113米的胡宁区,温度计显示只有零下2摄氏度,双手被冻得怎么也缓不过来。镇子里的广场上树立着一个玛卡造型的紫色玻璃纪念碑,样子十分奢华, 看起来好像是某种神秘恐龙的精子。

  Huayre镇被所有安第斯山脉的秘鲁居民视为玛卡的摇篮。图片来源:Jack Lo Lau

  秘鲁国家统计与信息学研究所的数据显示,Huayre镇只有1200人。据胡宁地区的居民说,正是安第斯山脉的这个角落孕育了玛卡,并在六年前见证了一场短暂而疯狂的玛卡热潮。

  当地司机Teo Quispe曾经一度尝试过种植玛卡。他说:“当时大家都被冲昏了头脑。但是,谁能保持冷静呢?我以前从未从事过农业,但也受到了鼓动。”

  早在印加时代,玛卡就被认为具有很多功效,比如提高生育能力或者对抗失眠。不过渐渐地,这些功效就被忘记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玛卡被认定为濒危物种。

  来自全球著名的秘鲁国际马铃薯研究中心(CIP)的伊万·曼里克研究员说,当时玛卡的种植面积不足50公顷,刚刚可以满足Bombón高原农民和牧场主的需求。

  上世纪九十年代,秘鲁开始在国内,甚至在亚洲地区推销玛卡。时任秘鲁总统藤森谦为了将玛卡兜售到日本,宣称玛卡是一种能够壮阳的传统 “安第斯伟哥”,由此开启了一场延续了20多年的宣传活动。

  2004年,秘鲁政府宣布玛卡(又称秘鲁人参或秘鲁姜)为该国的龙头产品。但是,秘鲁在这方面的研究投入却与其发展愿景并不相符。

  他们表示,食用玛卡可以提高记忆,提升学习和生育能力——而非壮阳。此外,玛卡还可以提高抗压能力,解决前列腺问题,帮助保持精力。

  玛卡共有十多个品种,按照颜色分为黑色、红色、黄色、粉红色、浅灰色,每一种颜色都代表着不同的保健效果。

  基斯佩说,亚洲人来到胡宁后什么都带走了。他回忆道:“甚至农民都被带到中国去复制我们的种植技术。当我准备开始出售玛卡的时候,这些商人却没有回来,我输了一切。”他笑着说,以后再也不想跟玛卡有任何瓜葛了。

  胡宁地区的玛卡种植户摩西·阿尔德里特表示:“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原材料和应对市场变化,我们无法做到可持续发展。他们带走了信息,好像玛卡是亚洲原产的,但任何地方生产的玛卡,质量都没法和胡宁的相比。”

  阿尔德里特说,他和胡宁地区所有居民一样,将精力都花在了养牛和种植玛卡上。当地人还从事养羊和土豆种植等副业。

  阿尔德里特说,2013年时,满载着中国商人的货车开始来到胡宁到处收购玛卡。他们把当地的玛卡全都买走了,就像买糖一样。当时的玛卡售价为每公斤3美元,而这些人可以出价到每公斤100美元、150美元甚至200美元。

  基斯佩说,“他们都是付现金,所以来的时候包里塞的满满的都是钱。”基斯佩曾三次受雇驱车十小时往返于利马,任务就是运送装满美元的行李箱。

  “我们到了之后,他们就把后备箱打开,把所有东西都扔进去,甚至都不清点一下钱数,然后我们就直接把钱拉回来。我感觉就像在拍黑手党电影一样。”

  随着当地玛卡产业的兴衰,胡宁曾经多到泛滥的四驱越野车、酒吧和商业也消失了。

  秘鲁出口协会的亚力杭德拉·维拉索克说:“农民什么都不在乎。他们把灵魂出卖了魔鬼,现在我们见识到后果了。”

  “那时到处都是黑帮。他们沿着与玻利维亚接壤的边界,通过卡亚俄港,将从胡宁拿到的玛卡根茎非法运送出境。他们宣称带的都是玛卡粉,但其实麻袋里只有玛卡根茎。这么做就是违法的。”

  这些商人不仅从Bombón高原带走了玛卡果实,甚至还带走了玛卡种子和土壤。

  既是生物学家又是企业家的克劳迪娅·介娜帕开创了自己的玛卡衍生品品牌。她表示:“我开始研究的时候想买一些玛卡种子,而价格已经从最初的每公斤30到40索尔(约合10到13美元)暴涨到每公斤3000索尔(约合900美元)。胡宁的地区气氛变得很紧张,人们也感到不安全。”

  如今,中国开始在云南省种植玛卡,那里土地肥沃,海拔约4000米,与秘鲁类似。

  秘鲁国家反生物盗窃委员会主席安德烈斯·瓦拉多利德表示:“我们估计,玛卡是在2002年到2003年左右被非法带出秘鲁的。现在,中国的玛卡产量比秘鲁还多。”

  2011年,中国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批准玛卡作为新资源食品。随后,中国玛卡产量显著增加。维拉索克说,到2014年,中国的玛卡播种面积达1.2万公顷,而秘鲁只有5000公顷。据新华社报道,2012年云南的玛卡种植面积为1660公顷,到2020年预计会扩大到1.3万公顷。

  到2015年,秘鲁玛卡生产商已经遭受了严重打击。维拉索克说:“2014年,秘鲁玛卡出口总额曾达到500万美元,随后一年便锐减到零,而且之后再也没有出口到中国。我们丢失了欧美客户,因为他们开始从中国购买玛卡。中国甚至想要把玛卡销售给我们,你相信吗?”

  为了在云南种植玛卡,中国人甚至从Bombón高原带走了土壤。图片来源:Jack Lo Lau

  她补充道:“中国玛卡的颜色和气味都和我们的不一样,很多特性也不同。中国玛卡的形状也不一样,看起来更像是姜。虽然他们的种植效果不尽人意,但是还是从我们手中夺走了不少市场份额。”

  瓦拉多利德正在制定一项策略,避免玛卡或秘鲁其他作物遭受同样被剽窃的命运。他说:“任何基因物质未经允许都不能离开秘鲁国境。而且,那些年的购买行为都是非法的。在秘鲁,所有交易都必须经过银行系统,但是这些商人选择支付现金,没有留下任何纸面线索,也没有缴纳任何税款。”

  这样的意外之财仅仅持续了三年,不少秘鲁玛卡生产商因此负债累累。由于玛卡价格跌回至市场繁荣前的水平,他们不得不拍卖货车,关闭酒吧。

  据新华社报道,一些中国玛卡种植户说自己并未感到受多年市场投机泡沫的影响,尽管他们的玛卡售价从几年前的每公斤近3000美元跌到了如今的3美元。

  瓦拉多利德解释道,在秘鲁,所谓“生物剽窃”是指第三方未经政府允许(通常是签订使用合同)而获取秘鲁基因资源的行为。他承认,“我们已经确认,全球共有1700项与玛卡有关的专利申请,其中75%来自中国。”

  中国向全球各地出口玛卡,这让世界对玛卡的起源地产生了很大的误解。2019年6月,一批中国产“秘鲁玛卡”牌产品因含有西地那非这种伟哥成分而被美国海关扣留。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建议公众不要食用这种产品。

  瓦拉多利德说:“中国商家一直以‘壮阳’这个噱头来出售玛卡,我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在其中添加了伟哥成分,这是一种很不负责的销售行为。”

  目前,秘鲁国内还没有制定玛卡的技术标准,玛卡生产者常常深陷贫困,而秘鲁国内则是腐败滋生,所以别国商人可以轻松地从中获利。

  维拉索克说:“玛卡所遭遇的一切不是中国的错,是秘鲁没有保护好自己,让玛卡产品了离开本土。”

  秘鲁出口商协会(ADEX)和知识产权保护机构Indecopi正在制定相关策略,希望保护这个秘鲁国家遗产,禁止玛卡轻易离开国境。

  维拉索克说:“我们希望堵住所有合法提取玛卡种质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开始制定合同模板的原因。但是,秘鲁所有州政府组织都必须发挥自己的力量。”

  在安第斯山脉地区,保护农民的政策严重缺失。农民摩西·阿尔德里特表示:“这里没有任何鼓励农民扩大生产,为周边产业提供支持的项目。”

  “我生在胡宁,很了解玛卡。这种作物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国家应该支持玛卡种植户,推动玛卡研究,进行更多投资。你必须参与到从玛卡种植到玛卡最终产品的所有环节。”

  秘鲁玛卡生产者协会(Apromaca)由胡宁和帕斯克地区的9个生产协会组成。该机构负责人约翰尼·维尔切斯说道:

  “我们希望看到这种作物得到彻底的开发。我们希望制定技术标准来保护和规范整个玛卡行业。国家必须对玛卡生产者给予始终如一的支持,这点非常重要。”他补充道:“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向全球推广了土豆。我们是否获得了应有的使用费?恰恰相反,我们这个土豆生产国不仅没有对外销售土豆,我们还要购买土豆。而其他国家甚至都不会向我们说声谢谢。”

  作为一种食品,玛卡并没有得到任何保护,也许通过新的保健用途能够帮助它获得保护。目前,秘鲁国际科学、技术与技术创新委员会(Concytec)正与世界银行进行合作,为玛卡这种超级食品在延缓阿尔兹海默症症状方面的研究提供资金。秘鲁政府希望通过阿吉雷帕圣玛丽亚天主教大学(UCSM)的这个项目,获得更多有关玛卡的知识,保护秘鲁的玛卡传承。

  秘鲁环境法协会(SPDA)专门从事国际贸易与生物多样性问题研究的顾问曼努厄尔·鲁伊斯说:“你可以提出申诉,采取外交或法律行动,但实际上,一旦失去了资源,一切都于事无补。”

  “从现在开始,我们的责任是完善我们的核验流程,保证我们的遗产不会轻易流失。不仅是对玛卡,对sacha inchi(印加坚果)、yacón(秘鲁碎苹果)等所有秘鲁产品都是如此。”


威廉官网

©威廉官网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