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日本摄影家系列 繁花似锦浮生若梦:蜷川实花

作者:威廉官网 发布时间:2020-01-19 09:35 浏览次数:

  她是日本炙手可热的时尚摄影师、电影导演,她的作品中充溢着浓郁的色彩,繁花缭乱迷人眼,梦境旖旎曳人心。她喜欢拍摄绚烂迷离的鲜花和华丽诡谲的金鱼,她所展示的是一种凛然的美,就像一场倾尽全力的赌局。她镜头里的女人美得如同春天里癫狂绽放的花朵,就连男人也被镀上一层妖艳的魅惑之光。她就是蜷川实花。

  蜷川实花(Mika Ninagawa,1972年10月18日- ),1972年出生于日本东京都,父亲蜷川幸雄是知名戏剧导演、电影导演,母亲真山知子是演员、刺绣家。出生于艺术世家的蜷川实花从小耳濡目染,从父母身上学到了身为艺术家应以何种姿态来创作。

  蜷川从初中就开始用卡片相机拍照,按下快门就能得到喜欢的照片,这使她品尝到了创作的喜悦。高一那年,她穿着学生制服走进相机店购买了人生中第一台单反相机。店里的男性纷纷对她侧目而视——在上个世纪80年代,几乎没有用单反相机拍照的女孩子。

  因为热爱摄影,所以蜷川觉得没必要专门学习,只需听凭直觉按下快门即可。蜷川想学的是美术,于是她开始参加绘画补习班,以东京艺术大学美术系为目标。但第一年高考时,她落榜了。第二年,蜷川降低目标,考上了多摩美术大学的平面设计专业。大学时期,她利用课余时间自由地拍摄照片。1996年,大学四年级的蜷川获得了写线展最优秀奖,随后又凭借《Happiness Self Portrait 1996》获得佳能写真新世纪优秀奖。

  这组自拍照是蜷川在自己四叠半的房间里拍摄的。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摄影对她而言并非工作或者任务,所以蜷川只在想拍照的时候才拍。天气好时,架起三脚架,密闭的房间里只有她和照相机默然相对,自拍就像在自身中展开一段旅程。这样的时光对她来说是快乐的。

  次年,蜷川大学毕业并成为职业摄影师。刚出道时,她也拍过黑白的自拍照,但反响平平,所幸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用浓郁的色彩填满所有空隙。

  2000年,蜷川实花凭借《PinkRose Suite》夺得木村伊兵卫写真赏,一同获奖的还有同为女摄影师的长岛有理惠和HIROMIX。上世纪90年代正值日本掀起girly photo(女孩摄影)风潮,三位女摄影师的获奖将这一风潮推上顶峰。

  《Pink Rose Suite》拍摄于世界各处近40座城市,透出一种轻快的旅行的心绪。此时的蜷川已经走出自身狭小的一隅,迈向了广阔的世界。

  获得了木村伊兵卫写真赏的蜷川立即跻身一线世纪后,她扩展了工作范围,出版了《Acid Bloom》(2003)、《LiquidDreams》(2003)、《EverlastingFlowers》(2006)等写真集,并为土屋安娜、小池荣子、成宫宽贵等明星拍摄了个人写真。她独树一帜的摄影风格在时尚领域颇受瞩目。

  花朵是蜷川最喜爱的题材之一,她用盛开的鲜花表现了向死而生的主题。若是没有衰败,盛开也就无法动人情怀。《Everlasting Flowers》(永恒之花)拍摄于塞班及冲绳的墓地,大朵大朵的鲜花被置于镜头前,色彩浓郁得化不开,一旁则是苍白的墓碑和十字架,生的灿烂与死的颓废形成鲜明的对比。高饱和的色彩滴落在花瓣上,漫溢出画面,令人窒息。与死比邻的生熠熠生辉,生命本身就是潜在的死。蜷川通过花表达了自己的生死观,我们无法逃避死亡,所以应该像鲜花一样盛放,开到荼蘼。

  金鱼是蜷川喜爱的另一个意象。金鱼这一形象经常出现在浮世绘中。江户时代有一本书叫《浮世物语》,开篇有这样一句话:万事不挂心头,随风飘去,流水浮萍一般,即叫做浮世。蜷川用金鱼表达出她对于人性与欲望的态度,浮生若梦,既存于世,就应追求自我、敢爱敢恨。她在2006年执导的电影《恶女花魁》中深度探讨了这一主题。

  金鱼并非自然物种,它们经人工培育后产生了观赏价值,变得绚丽夺目。金鱼是人类欲望的产物,望着它们,蜷川觉得这些生灵既可爱又可怜。金鱼只有在鱼缸里才是金鱼,把它放进河里就成了普通的鱼,这使它们的美产生了一丝虚无缥缈的意味。蜷川镜头里的金鱼充满了挑逗的气息,它们鳞光闪闪、自在游弋,摆动的尾巴如曼妙的轻纱,张开的小嘴倾吐着欲望。世上充溢着欲望,人们为此营营碌碌,美丑善恶皆出于其中。灵动的金鱼就是涌动的欲望。

  蜷川的电影处女作《恶女花魁》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奖和亚洲电影大奖,她也因此作为电影导演获得了认可。

  2012年,蜷川又拍摄了电影《狼狈》,这部电影延续了她强烈的个人风格——影像瑰丽、色彩强烈。

  这部电影探讨的依旧是女性、欲望、堕落,展现出了凋零之殇、毁灭之美。令人唏嘘的是,主演泽尻英龙华在2019年因持有毒品被捕,她终究也被自身的欲望所吞噬。

  2014年底,蜷川实花的父亲蜷川幸雄因肺炎住院。蜷川幸雄是日本教父级戏剧导演,他改编的莎士比亚戏剧,将日本元素和西方经典相结合,向世界呈现出日本戏剧舞台的独特魅力。他是对蜷川实花影响最大的人,他从小就教导女儿,在经济和精神上都要独立,不要成为只懂顺从的女人,如果觉得自己是对的无论如何都要勇往直前。而蜷川实花也暗暗要求自己,要摆脱蜷川幸雄女儿的身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父亲病倒使得蜷川深刻意识到生命易逝,她开始用相机记录下这漫长的告别。一年半后,蜷川幸雄去世。2017年,蜷川实花将这些照片集结,出版了写真集《The Days Were Beautiful》(美丽的日子)。

  《美丽的日子》与蜷川实花一贯的风格如此不同,淡雅的色调,柔和的光线,诉说着对世界的不舍,透露着深深的温情。蜷川用自己的视角,想象着代替父亲向这个美丽的世界告别,用相机记录下每天朴实又光辉的日常。父亲慢慢走向死亡,女儿则继承了父亲的精神,生命由此绵延不绝。

  父亲去世了,蜷川实花却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蜷川幸雄是一位不断学习、不断精进的人,蜷川实花也因此觉得自己必须不断向前拓展。正因生命终将消亡,才更应充满激情地活着。

  2019年,蜷川实花执导的电影《人间失格:太宰治和三个女人们》于日本上映。与《恶女花魁》和《狼狈》不同,这部电影的主角是男性,但探讨的依旧是他与女人们的关系。

  太宰治的作品写尽人类共有的罪恶、丑陋、自私、伪善,在短短三十九年的生命里,他自杀了五次,其中三次是与女性殉情。憎恶他的人认为他是渣男、瘾君子,喜爱他的人则能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从而产生共鸣。蜷川用唯美的镜头展现了太宰治与妻子、情人和红颜知己之间的感情纠葛,描绘出了她心中的太宰治。

  蜷川实花拍摄的照片华丽而喧嚣,着重展现色彩的魅力,而不过分追求立体感。不论是商业摄影还是个人作品,她一直在探究人类的欲望,金鱼是人工产物,艺人也一样,他们为了回应粉丝的期待,将自己变成了粉丝心目中的模样。蜷川的作品中充斥着死亡,那是一种盛极而衰的美,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紧接着就是衰亡,她用镜头记录下了这短暂而极致的美,创造了一个绚烂旖旎的世界。


威廉官网

©威廉官网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