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冬季雷暴天从15000英尺一跃而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

作者:威廉官网 发布时间:2020-02-16 23:50 浏览次数:

  我总觉得西方世界多是类似的,都有蓝天白云,都有碧草红花,新西兰赢在了天确实很蓝,草确实很绿,而且是那种多少年都没见过的草色入帘青和苍茫云海间。

  从入境的时候就感受到新西兰不同于其他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过了海关,竟然还有另一道“安检”,一边是申报通道,一边是未申报通道,每个通道外都错落着数个海关工作人员,坐在高高的柜台后面,甚是庄严。背后贴着大大的中文标语,“申报或丢弃,这是您的最后机会”,这种仪式感,怎么感觉在把自己往局子里送呢。听说澳新的海关检疫全球最严,很多带水果、带牛肉干、带种子等等过关被查被罚的案例数见不鲜。

  物价方面,除了油价很贵(加满60L的邮箱大概需要人民币1000元左右),其他貌似都差不多,和欧洲、美国、韩日等等相比。但没想到的是他们这里跟团游非常昂贵,到底是国家不愿意扩大旅游承载力还真是发展的太落后,毕竟世界五百强都在澳洲。总是看一些留学的人说自己在美国、欧洲的哪个哪个村里,我真心觉得整个新西兰就是个村中之村,在这生活,你不掌握些基本的电工、木工、IT、女工、厨师等等,那你就得非常不差钱,随随便便请个钟点工人上门,按时付费,要知道现在新西兰的最低工资标准已经几乎到了19、20新币/小时(大概人民币5:新币1)。

  不过新西兰的旅游定位还是比较清晰的,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历史,但有的是自然美。不都说natural is beauty,用在新西兰身上简直太恰如其分了。在这里自驾是非常愉快的经历,虽然是冬季,但在一些海边小城,着实可以感受一天四季。绕过这个山头,就是绿野一片,那种绿是泛着油光的绿;上到山顶,俯瞰海天一线,那种蓝是渐变的蓝,并随着天气带出不同的色调。

  他们家的旅游资源不必过度开发,甚至都不用开发,一辆车,一本驾照,一张信用卡,你想去哪就去哪吧,反正走哪儿都一样。没有高速公路、快速干道,就是几条“国道”连接着东西南北,在人烟稀少的路口不设立红绿灯,以环形盘道代替。“国道”都非常窄,基本是单条道,中间只有一条细的不能再细的线,晚上行驶在路上,总会有相向的车和我行驶在同一条道路上的错觉。国家基础建设很新但又很陈旧,新在维护,旧在形式。我倒认为这点非常聪明,建的越好越大,人来的越多,长白云的故乡或许就没有那么纯净了。供给之于市场需求,毕竟还是个你情我愿的过程,高门槛、低配置,也是把不少潜在风险拒之门外。

  我喜欢各种各样常见的极限运动,挑战一下身心,从不同的角度感受下大自然的美好和人类智慧的魅力。人生几大梦想,上天下海,可算是都经历了。下海有瘾,一瓶接一瓶,白天黑夜,可以迈向教练大师;上天有毒,真的是吓死姐姐了,并不想再尝试。新西兰这个常被世界地图遗忘的国家,也是去了才了解到,为什么那个小岛国的户外运动可以如此普遍,就是太闲,下班太早,时间太多,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然而公共的社交娱乐购物建设却非常不发达。

  ROTORUA是个北岛的内陆小城,有多小呢,放到国内就是起步价跑全城,距离奥克兰车行大概2.5个小时,因毛利文化和活火山而闻名。据说一些毛利建筑已经是全国最“古老”的文化了,所以在境内见到一些并不怎么好看的毛利船被铁栅栏保护起来也就不奇怪了。以前总是和草鱼一起嫌弃美国哪儿哪儿都没历史底蕴,不如欧洲一砖一瓦的历尽沧桑还千百年屹立不倒,那真是咱没去过新西兰。包括奥克兰在内,也就那样了吧,都不说和咱北上广深比,看看二线省会,这哪儿哪儿都是“小地方”了。

  小地方倒是有小地方的好,通勤时间不超过10分钟,去哪儿都嗖嗖的。我在万能的淘宝下的跳伞单,好在包接送,1575元人民币,15000英尺。穿梭巴士准时到达酒店门口,车里包括我们只坐了仨人,毕竟是淡季。从ROTORUA到TAUPO差不多1个来小时,都没舍得眨眼睛,虽然窗外有点阴晴不定,但这种阳光随着风云变幻洒在草木上的颜色实在好看,像换了N个滤镜。

  一路乌云密布,到了跳伞基地,就被通知要“等云散”,几家人干干坐在冷冰冰的半户外基地喝着冰水谝闲传。没过多一会儿,下雨了,毛毛细雨连绵不断,最怕最怕烟雨蒙蒙。雨越下越大,加上南半球拐七拐八的寒风,足够在脸上胡乱的拍。我们几堆人冻得不行,从基地移到了室内,坐在靠窗的等候区,看着漫天的乌云,真盼望赶紧被风吹走。出去买了两杯黑咖啡暖手,咖啡女孩告诉我她之前就在跳伞基地做事,免费跳过100多次吧,掐指一算,她净赚了15W人民币。

  俩小时过去了,终于过来了个看起来老实沉稳的老教练,很耐心的跟我们讲天气实在不可控,他们一直在监控,但至于什么时候放晴,这个也没有把握。在场的学员一共有四组,其中一组是一家四口,他们等不及了,先走掉了。我纠结了一下,与其明天再耗费一天的时间过来,不如今天就等一等吧,毕竟来都来了。运气来了也是挡不住的,一家四口刚走没多久,教练跑来叫我们余下的三组赶紧去换衣服,即刻起飞!顿时整个基地欢呼雀跃,大家都兴奋异常。

  穿衣服、装备这些都不用操心,每个跳伞学员都有一个专属教练,他会帮你搞定一切。在穿衣的过程中要顺便看安全视频,英文中字,很贴心了。录像要在基地购买,分了四种:教练手腕GoPro照片/照片+视频;专属摄影师照片+视频;前面所有。我选了第三种,好像是200新币,后来还收了几新币的信用卡手续费,挺贵的。

  走上飞机的那一段路是最开心的了,满怀期待和憧憬。飞机内部是中空的,两边是美空军飞机那种排凳,不过我们是面向机尾而坐,教练在我背后,摄影师在我面前。飞机上升的过程并不快,好像都没来得及失重耳鸣,小飞机的噪音比较大,说话靠喊。

  飞机在12000英尺的时候,前面的一对情侣依次跳了下去,without A word,不过好像依稀听到女孩的尖叫声在飞机的轰鸣中渐行渐远,我默默地稳了稳自己发抖的双腿。飞机继续上升,教练拍了拍我的肩,指着自己手表上的英尺高度向我示意,这简直像是听到了死神的召唤,心跳的速度好像初恋。

  我以龟速挪到机舱门前,教练直接把我推到悬空,那一刻,从后来的照片看来,我的表情就是:妈妈我不要!悬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觉得自己被吸盘定在机舱上,刷刷的冷风刮来,脸都不是我的脸了。头顶是蓝天,脚踏是白云,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不同于蹦极,会给你时间做心理建设,想好再跳。教练让我回头看着机舱里的相机“cheese”,我还没回过头他就跳了,就跳了,跳了。下坠下坠,整个人自由落体向下坠,呼吸不上,我就大口大口吐着粗气,嘴巴被吹得根本闭不上,心里还不断想着,身体要like a banana, banana, nana... 虽然带着眼罩,但眼睛好像有点睁不开,很困难。

  很快,眼前就全是灰色的了,所见一切都是灰色,啊,是在云中啊,我在穿越云端,好厉害!教练好像就是这会儿打开的伞,晃晃悠悠,直到看见了广袤大地,从眩晕中挤出了点空闲瞅了眼LAKE TAUPO的全貌,还是挺美的。

  教练贴心的问我还好吗,我说想吐,他说要吐的话就给我个塑料袋。我还正在犹豫,他补刀道,不过这样的话,拍照就不好看了哦。好吧,那我不吐了。直到降落,我都没有做好表情管理,感觉过了一个世纪,其实才短短60秒而已。


威廉官网

©威廉官网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