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天堂秀》全集剧情 (1-30)分集介绍

作者:威廉官网 发布时间:2020-03-31 18:58 浏览次数:

  天堂秀是一代苏绣大师陈寿呕心沥血绣制的传世之作。邝奶奶是陈寿大徒弟的唯一传人,也是后来天堂秀的收藏者和修复者,在文革时期,她为了保护天堂秀而死。而邝家自此也与天堂秀结下了不解之缘。母亲的死让独生儿子楚凡对天堂秀从小就有一种异样的仇恨。 改革开放伊始,邝楚凡已经娶了一位美丽的绣娘阿珍,并随着时代大潮投入商海。楚凡无意中得到了失踪已久的天堂秀,其父苏绣大师邝荫轩让儿子把得来的天堂秀上交国家。而此时邝楚凡正缺资金周转,便想利用天堂秀真迹吸引文物商,然后偷梁换柱用赝品替代真品,以筹集资金。在邝唯染(邝荫轩养女)的丈夫韩国画家全秉贤的介绍下认识了倒卖文物的韩国商人,但全秉贤却不知其中内幕。不料中计,天堂秀真迹流失国外,邝楚凡后悔不已,只好潜逃出国。

  即将临盆的邝唯染误解了无辜的全秉贤,坚决提出与之分手。在一次激烈争吵后邝唯染早产,昏迷不醒。当她醒来之后,全秉贤已经带着刚刚出生的女儿失踪。回到韩国的全秉贤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四处寻找倒卖天堂秀的商人。多年的苦寻仍然不见踪影,全秉贤心灰意冷,意志消沉,他化名全道升,终日以用酒精麻痹自己,做画为生,抚养女儿成人,女儿成了她唯一的精神依托。而邝楚凡的妻子阿珍知晓丈夫的倒卖天堂秀出国的事情,便耗尽心血重绣天堂秀以安慰邝荫轩,最后劳累致死,只留下他与邝楚凡刚刚出生的儿子邝良。邝老让失去女儿的邝唯染收养了邝良,而邝唯染也将邝良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把他抚养长大,他们都对邝良隐瞒了真情。

  全秉贤和邝唯染的女儿全彩熙,从小生活在一个缺乏温暖的单亲家庭,这也使彩熙从小养成了坚韧隐忍的性格。她对母亲唯一的印象就是父亲在醉后说过的,她的母亲是苏州绣女。她毕业于韩国艺术院校美术专业,瞒着父亲来了中国寻找母亲

  清晨的金鸡湖,一个韩国女孩全彩熙在湖边专心做画,袁氏集团董事长袁斯朗举起相机拍下了这美丽的一刹那,同时全彩熙也把袁斯朗画入画中。 袁斯朗从新加坡来到苏州,为了和日本公司谈一笔刺绣生意,但是日本公司更看重与千雪公司的合作,在袁氏集团经理江科尔的安排下,袁斯朗隐藏身份和千雪的副总夏名乐见面,准备挖夏名乐来袁氏集团,夏名乐拒绝了袁氏集团的邀请。 而此时千雪的总经理邝良,正在新加坡参加天堂绣的拍卖,拍卖场上气氛紧张,怀森特和邝良都不肯放弃天堂绣的竞价,天堂绣的拍卖价格一升再升。怀森特请示远在美国的华人老板史密斯,当史密斯得知竞价者姓邝命令停止继续竞拍。邝良高价购得天堂绣。邝良想把这幅天堂绣送给外公邝荫轩做为八十大寿的生日礼物。 在看直播的袁思诚很欣赏邝良,并且告诉孙女袁斯朗,这天堂绣是国宝级宝物,制作精良乃是无价之宝,邝良正是他挚友邝荫轩的外孙,天堂绣和邝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袁斯朗决定会一会这个邝良。 邝良正在准备登记,怀森特再次出现,要求以高价购回天堂绣,邝良拒绝。美国的史密斯命令怀森特,绝对不能让邝良把天堂绣带回中国去,想尽一切办法截住他。怀森特安排出租车接到邝良,许诺邝良无论提出任何条件都要拿到天堂绣,邝良好不容易摆脱了怀森特。 袁斯朗找到邝良,把名片递给他,邝良以为袁斯朗是记者,还没攀谈两句,突然劫匪抢走天堂绣,被邝良即时发现并报警,邝良误以为袁斯朗是和劫匪一伙,声东击西转移他的注意力,邝良将袁斯朗交给新加坡警方。 夏名乐来接邝良回苏州,说起袁氏公司袁斯朗来挖他的事并拿出名片,邝良慌忙找出袁斯朗递给他的名片,邝良大吃一惊,才知道这是误会,连忙给袁斯朗电话,电话却关机状态。袁斯朗从警局中出来,气愤的要到苏州找邝良。 爷爷邝荫轩八十大寿在即,邝良在母亲邝唯染的协助下,把一切关于购得天堂绣的消息封锁,准备给爷爷一个惊喜。 邝荫轩八十大寿,邝良带着华所长,唐秘书参观邝园和邝唯染绣工厂。他们都为邝园中绣娘的专业精神而感叹。 报纸上刊登了正版的关于邝良收购天堂绣的消息,原来邝老(邝荫轩)的夫人就是天堂绣创作者沈寿的传人,也是苏绣珍品《天堂绣》的继承者和修复者。 为了展示邝园刺绣,大师姐董梅选了人,包括韩国学生全彩熙穿上旗袍,上台展示。全彩熙在T台上美丽动人,让邝良眼前一亮,然而在后台,却遭来老师邝唯染的不满,邝唯染不喜欢全彩熙,斥责徒弟董梅不该让全彩熙去展示绣品,这一幕恰恰让全彩熙撞见,彩熙委屈的哭着跑出来,恰好遇见了正在打电话的邝良,邝良叫住全彩熙,邝良得知彩熙也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对这个韩国女孩产生了好奇之心,邀请全彩熙次日到公司面谈。 邝荫轩来和大家欣赏昆曲庆生。舞台上,夏名乐的姐姐夏名欢的精彩演出赢得大家一片掌声。悠扬的丝竹声起,一束灯光聚焦舞台上,《天堂绣》的长卷被夏名欢和同台演员徐徐拉开,完整呈现在众人面前。邝老老泪纵横喃喃道: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夏家,夏母向名欢名乐询问邝老的情况,原来夏母曾是邝老的弟子,邝唯染的师妹,已经放下刺绣十多年了,不敢面对邝老,名欢名乐问起邝老所说的天堂绣和邝家的血泪史的事情时,夏母支支吾吾起来,立刻转移了话题,名欢名乐觉得奇怪。 邝老房间放满了学员送来的寿绣,全彩熙的作品引起了邝老和邝良的注意。而此时,作为旁听生的全彩熙被董梅强行要求搬出邝园居住。全彩熙勤工俭学在一家小吃店里打工,深夜才找到住处。 夜晚,邝良刚走进屋,邝唯染抬手给了邝良一个耳光,原来邝良买来的天堂绣是赝品。

  全彩熙为了去邝良公司赴约,强行请假,让董梅很不高兴。同时袁斯朗也来找邝良,邝良因买到天堂绣赝品非常懊恼,把自己关在办公室谁也不见,错过了袁斯朗。邝良连忙冲出办公室去追袁斯朗道歉,而忽略了一旁在等他的全彩熙。 邝良态度真诚的请求袁斯朗的原谅,在击剑馆里,两人用自己的方式化解了误会。 邝良向袁斯朗赔礼道歉,并且坦言买到天堂绣是幅假的,把这一重要不利消息告诉给了竞争对手,这份坦诚和魄力让袁斯朗又惊讶又钦佩。袁斯朗答应帮助邝良调查假绣一事,两人来到新加坡,袁斯朗陪同邝良检查监视器录像,希望找到假天堂绣事件的真相。 邝良在袁家受到了袁思诚的热情招待,袁思诚写了一封信要邝良回国后交给邝老。袁斯朗询问爷爷有关天堂绣的故事,袁思诚也避而不谈。邝良不愿意再让假绣流传于世,宁愿自己忍受损失,这种精神让袁思诚欣赏,袁斯朗也对邝良产生了好感。 第二天清晨,拍卖行的老板和工作人员来找邝良,并提出要以原价购回邝良手中的假天堂绣,让邝良很意外,随即邝良就发现原来是怀森特在背后指使,并要求和怀森特见面。怀森特提出购回假天堂绣,但邝良拒绝。怀森特得知天堂绣是假的还要购回的动机,让邝良产生怀疑。而且邝良在一天深夜里看见怀森特曾经来到袁家与袁思诚会面。而此时,不知情的邝老决定将天堂绣捐赠给苏州政府。 邝良在新加坡的调查一无所获。

  全彩熙为了去邝良公司赴约,强行请假,让董梅很不高兴。同时袁斯朗也来找邝良,邝良因买到天堂绣赝品非常懊恼,把自己关在办公室谁也不见,错过了袁斯朗。邝良连忙冲出办公室去追袁斯朗道歉,而忽略了一旁在等他的全彩熙。 邝良态度真诚的请求袁斯朗的原谅,在击剑馆里,两人用自己的方式化解了误会。 邝良向袁斯朗赔礼道歉,并且坦言买到天堂绣是幅假的,把这一重要不利消息告诉给了竞争对手,这份坦诚和魄力让袁斯朗又惊讶又钦佩。袁斯朗答应帮助邝良调查假绣一事,两人来到新加坡,邝良在袁家受到了袁思诚的热情招待。袁思诚写了一封信要邝良回国后交给邝老。 袁斯朗陪同邝良检查监视器录像,希望找到假天堂绣事件的真相。两人来到拍卖行,拍卖行经理同意原价购回天堂绣,让邝良很意外,随即邝良就发现原来是怀森特在背后指使,并要求和怀森特见面。怀森特提出购回假天堂绣,但邝良拒绝。怀森特得知天堂绣是假的还要购回的动机,让邝良产生怀疑。而且邝良在一天深夜里看见怀森特曾经来到袁家与袁思诚会面。而此时,不知情的邝老决定将天堂绣捐赠给苏州政府。 天堂秀分集介绍 第二天清晨,拍卖行的老板和工作人员来找邝良,并提出要以原价购回邝良手中的假天堂绣。

  袁斯朗询问爷爷有关天堂绣的故事,袁思诚也避而不谈。邝良不愿意再让假绣流传于世,宁愿自己忍受损失,这种精神让袁思诚欣赏,袁斯朗也对邝良产生了好感。 邝良在新加坡的调查一无所获,回到苏州,又遇到日本突然终止了和千雪的合作项目,原来是江科尔将千雪购买了假天堂绣的消息告诉给了日本客户。邝良筋疲力尽的回到办公室,突然想起了和全彩熙失约的事情,连忙去邝园再次邀请全彩熙。全彩熙看见邝良办公室里的设计图,给出的看法和修改建议,让邝良心里为之一动,邝良十分欣赏全彩熙的艺术见解,两人不禁攀谈起来。全彩熙给邝良带来了久违的灵感。 邝良问起全彩熙的情况,才知道全彩熙原来是韩国人,在苏州学习刺绣,全彩熙因为上次来见邝良违规请假,遭到开除。邝良得知后,很生气母亲的做法,立刻打电话解释此事,并且安排全彩熙来到夏家居住。 邝良把全彩熙送到夏家,委托夏家照顾,全彩熙更衣出来,夏名乐一眼就认出她就是邝老生日那天展示旗袍的女孩,夏母将彩熙安顿好。没想几天,夏名乐就来找邝良,原来全彩熙总是很晚被一个骑摩托车的小子送回来,邝良相信彩熙是个好女孩。 邝良把袁思诚的书信交给邝老,邝老看到失散多年的旧友来信,感慨万分。 袁斯朗来到苏州,邝良和夏名乐带袁斯朗了解苏州刺绣,三人来到镇湖的绣品街上,邝良向袁斯朗介绍了仅镇湖镇就有八千绣娘,给袁斯朗讲述了刺绣的历史和情况,还来到绣娘的工作室参观。袁斯朗提出袁氏苏州分公司想和镇湖搞合作公司时,才知道这些工作室都已跟千雪公司签约了,这让袁斯朗对邝良刮目相看。袁氏公司在苏州缺乏资源,而千雪公司因为购买假天堂绣,资金捉襟见肘,于是袁斯朗和邝良愉快地签下了合作互利的合同。 三人来到韩式烧烤店共进晚餐,没想到烧烤店迎接他们的服务生竟然是全彩熙,原来全彩熙在苏州的生活来源就是勤工俭学,每天晚上2点才回到夏家都是因为在打工。邝良和夏名乐才恍然大悟。邝良不禁佩服全彩熙的自强,委托老板多照顾彩熙。三人推杯换盏,哪晓得袁斯朗酒量惊人,邝良竟然不胜酒力,倒在了饭店门口。

  邝良一醉不起,被夏名乐和袁斯朗直接送去了医院。 邝唯染告诉邝老,师兄有消息了!邝老却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没有这样的儿子,叫他永远不要再回这个家门!邝家似乎有着和天堂绣有关的秘密。 邝良在医院中醒来,懊恼醉酒的一幕,袁斯朗留下一张卡片,夏名乐和邝良调查发现,这是一家上司公司,就是和邝良抢拍《天堂绣》,还一直在打假《天堂绣》主意的公司。公司的老板是一个亚裔,名字叫做大卫.史密斯。 美国,史密斯把一个密封的纸袋交给律师。 邝良感谢袁斯朗的帮助,邀请袁斯朗来邝园参观,袁斯朗是故人之后,又聪明可爱,邝老和邝唯染十分疼爱,邝唯染还将一身旗袍赠送给袁斯朗,让董梅吃醋不已。 绣工场里的学徒们纷纷递交申请,希望能够参加邝唯染的拜师考试,全彩熙也递交了申请。董梅不想留彩熙在绣工场,于是把彩熙骗进邝家禁止外人进入的密室,然后又引来邝唯染。邝唯染看见彩熙在密室非常生气,并喝令她滚出去,彩熙哭着离开。 袁斯朗准备和千雪公司的合作受到了江科尔的质疑,袁斯朗依然坚持合作方案。

  全彩熙被邝唯染从绣工场里赶出来后到处寻找能够学习刺绣的地方,通过引荐,却找回了夏家,找到了夏名乐的母亲孟姨。 彩熙向夏母哭诉自己被赶出绣工场的事情,夏母同情,并建议她打电话找邝良帮忙。 邝良接到电话后,盘问明柳和董梅事情的经过,却遭到董梅的搪塞。于是自己去找母亲为彩熙求情,但却遭到了母亲邝唯染的呵斥和拒绝。 邝良大怒,破门进入禁室,却看到一幅未绣完的天堂绣。邝良问母亲这半幅天堂绣的秘密,邝唯染却说这秘密不能说,但她同意了彩熙继续在绣工场学习,但因为彩熙是韩国人,所以不能成为她的真正徒弟。 邝良在夏家从夏母口中得知这半幅天堂绣是他舅妈所绣的,感到无比吃惊。 彩熙的发小白仁浩来韩国餐厅找到彩熙,希望彩熙能够与他一起回韩国结婚,正在此时,邝良赶来,于是这个话题先放下,邝良与白仁浩一起喝酒吃饭。 邝唯染送给袁斯朗的旗袍原来是要送给未来儿媳妇的,邝老笑邝唯染原来早有预谋。 邝良一行六人吃的正欢,袁斯朗大方的暗示了自己喜欢邝良,大家正开心之时,全彩熙表示自己现在不准备跟白仁浩走,想留在苏州学习刺绣,白仁浩很生气,全彩熙以现在的水平,在韩国靠绘画就能发展的很好,邝良也支持彩熙留下来学刺绣,邝良欣赏彩熙在刺绣方面的天赋,全彩熙很感动。白仁浩借酒浇愁,晚上被夏名乐和邝良送到了夏家休息。 袁斯朗大方邀请邝良送她一程

  拜师仪式已经结束了,华所长问起关于捐献刺绣的事情,让邝良很头疼。整理信件中,邝良发现了一封匿名信,要立刻赶往美国找史密斯。 袁斯朗打来电话,要邝良去新加坡,原来史密斯正在新加坡,他和怀森特与拍卖行老板交涉,天堂绣拍出高价后,涌现出了很多仿品,史密斯虽然看出天堂绣是仿品依然决定买下。邝良的来到,让史密斯有些措手不及,他立刻回绝了邝良的见面,迅速离开拍卖行。 邝良索取自己拿来的半幅天堂绣,怀森特却拿来了支票,邝良气愤的撕掉,并报案要求索还。原来禁室里有半幅没有绣好的天堂绣,邝良偷出来想借此诱骗到史密斯,不料还是断了线索。袁思诚恰好又不在家,邝良郁郁寡欢。袁斯朗为了让邝良开心,邀请他一起去滑旱冰。 袁思诚回来了,并带回了半幅天堂绣,邝良的投石问路让事件有了一些端倪,邝良立刻回到了苏州。邝良把半幅天堂绣还给母亲,怒斥邝唯染写匿名信给自己,背后操纵他。邝唯染无奈说出了真相,原来史密斯就是邝良的舅舅邝楚凡,当年邝楚凡把天堂绣贩卖出去,所以邝家不再接纳他。而那半幅天堂绣,则是邝楚凡的妻子为了弥补丈夫犯下的罪行赶制的,但是由于辛劳和心理压力,有孕在身的邝妻终于在难产中死去了。 邝良在千雪和袁氏集团的大会上,建议绣一幅新的姑苏全景图,这个建议遭到了董梅的反对,董梅以市场经济的角度分析运行这件事的性价比比较低。让邝良、夏名乐对这个还在学习刺绣的女孩刮目相看。 袁斯朗穿着邝唯染赠送的旗袍来见邝唯染,本想开导下邝楚凡和邝家的恩怨,谁知邝唯染语气坚定的表示了憎恶之情。董梅看见师傅和袁斯朗谈的十分亲热,心里不由得醋意大发。

  全彩熙出人意料的来找邝唯染道歉,并且提出要求:想在禁室里学习。邝唯染才知道拜师仪式那天全彩熙、邝良和董梅去了禁室的事情。夏母见全彩熙临摹的天堂绣充满灵性,为邝唯染还不肯收彩熙为徒愤愤不平,邀请邝唯染来家里,想借此谈谈彩熙的事情,哪知不欢而散。 夏母愤怒邝唯染的言辞,斥责邝唯染念念不忘邝良的父亲姓全的韩国人,邝唯染却否认。邝唯染突然吩咐董梅开通国际长途。另一边的美国,邝楚凡正在烧毁买来的假天堂绣。 邝良怨恨舅舅,袁斯朗告诉他,邝楚凡近几年一直努力找天堂绣,想借此弥补自己的罪行。 邝良带全彩熙参观假天堂绣,全彩熙想帮助邝良重修天堂绣,邝良拿出了一些画稿,这些画稿都是邝良在天堂绣的基础上,重新绘画的,让全彩熙兴奋不已,她想跟着邝良的创作,绣一幅崭新的天堂绣。邝良带着全彩熙游览苏州,给她介绍每一处的情况以便创作。 邝老突然要求看看天堂绣,这吓坏了邝良,无奈,邝良只好硬着头皮把假的天堂绣呈现给爷爷,袁斯朗故意在一旁眼尖嘴快的和邝老攀谈,让邝老讲沈寿的故事,想帮邝良蒙混过关,但邝老好像已经明白。 邝良接到东京博览会的邀请,本来不想去了,但袁斯朗要去并邀请邝良一同前往,邝良觉得是个机会让袁斯朗了解自己,决定和袁斯朗一同前往。 邝良送一台手机电脑给了全彩熙,里面是“彩熙设计原稿”和“邝良修改稿”的资料。邝唯染听说全彩熙要绣新天堂绣,找来彩熙,让董梅很吃醋,向明柳抱怨全彩熙是想要追到邝良,心里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邝唯染暗自欣赏全彩熙的努力和魄力,正问到为什么彩熙为什么要学刺绣的时候,突然传来噩耗:邝老晕倒了。

  邝老得了急性青光眼,处于失明状态。心脏和血压都不稳定,让邝唯染和夏母焦急不已。邝老同时叫来华所长,并向其说明不准备捐赠天堂绣了。原来邝老看见天堂绣时,就已经知道了那是一幅假绣,一直都装作不知道,天堂秀分集介绍第三天,终于急火攻心,病倒了。夏母这才知道假绣的事情。 邝良在日本联系不上爷爷和母亲,而夏名乐闪烁其词,让邝良觉得家里出了什么事,邝良决定提前回国,得知外公取消了天堂绣的捐赠,他预感邝老已经知道了假绣的事情。 重症监护室里,邝老吵着要回邝园,邝唯染和邝良执拗不过,把邝老接回邝园。失明的邝老心绪不宁,脾气怪异,也不肯吃药,董梅去给邝老送药,被硬生生的骂了出来,这让大家都很为难。邝良想回家照顾邝老,却被邝唯染拒绝。 邝良打开电脑,看到了全彩熙的画稿,激动不已,夜晚兴奋的找到夏名乐。

  全彩熙接到了白仁浩的电话,全彩熙的父亲全秉贤又催促两人的婚事,全彩熙只好敷衍过去,挂了电话,全彩熙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不禁哭了起来,原来醉酒的父亲全秉贤曾经告诉全彩熙:“你妈妈,不爱我,她爱的是可以让人上天堂的姑苏绣!”全彩熙这才来到苏州学刺绣,想要找到母亲。 邝良看了全彩熙的草稿,想要制作新天堂绣,夏名乐却质疑这件事的可行性,《天堂绣》好像瘟疫一样,到了哪里哪里就有灾难,但是邝良依然坚持,他要改变这个魔咒,邝良决定先要说服袁斯朗。 千雪准备要和董梅和明柳两人签订合同了,两个人开心前往。 由于邝老脾气怪异,学员都不敢给邝老送饭,恰好董梅和明柳两位师姐都去签协议了,师妹害怕邝老的脾气,就偷偷找来全彩熙前去送饭。全彩熙欣然前往。全彩熙坚持要让邝老吃药,邝老不耐烦打翻了药瓶,碎片割破了彩熙的手指。保姆帮彩熙包扎了伤口,彩熙才知道邝老这样已经好久了,老冲别人发脾气,而且总不吃药,彩熙当下就决定帮助邝老煎药。原来她还懂得医药。 邝老听全彩熙口音奇怪,才知道她就是那个有天赋的韩国女孩,邝老和全彩熙攀谈起来,得知彩熙还不是邝唯染的徒弟,邝老暗自思量。邝老和全彩熙聊天很开心,全彩熙重新制作了药丸,要邝老服下。因为陪邝老而上课去晚了,手指也受伤了,这是作为绣娘应该自爱保护的部位,邝唯染数落了全彩熙和师妹一顿。全彩熙还帮着师妹说好话。 隔日师妹去送饭,邝老却点名要全彩熙来。 邝老点名要全彩熙来送饭,师妹找明柳商量,这让明柳也很为难,因为师妹是擅自做主要彩熙去送饭的,而且大师姐董梅也不喜欢全彩熙,无奈邝老开口了,而且如果不是全彩熙来送房,邝老就不吃饭,大家只好让全彩熙去送饭。 全彩熙小心翼翼的把饭放到桌子上,邝老却很镇定,还询问彩熙的伤口情况,还积极主动的要全彩熙做药丸给他吃。

  全彩熙见师妹和明柳为难,就去和邝老请求以后换别的学员来送饭,邝老却一口回绝。原来邝老喜爱全彩熙,想要教彩熙刺绣,虽然邝老眼睛瞎了,但是准备把技法告诉彩熙,让彩熙刺绣,全彩熙受宠若惊,邝老还将自己的画作送给全彩熙做礼物。 董梅终于知道了这件事,斥责了师妹,董梅怀疑全彩熙接近邝老有阴谋,于是和明柳来见邝老,解释此事,全彩熙是编外学员不适合来送饭。邝老很不满的赶走了两人。董梅无奈把此事告诉给了邝唯染。邝老解释自己喜欢全彩熙的才华,执意要教彩熙刺绣,邝唯染见彩熙为邝老精心制作的药丸,心下感动,特意来到教室,答应彩熙三个月后通过了考试就正式收她为徒。 彩熙高兴的来照顾邝老,意外看见邝良陪着邝老。邝良很喜欢彩熙做的早餐,也很感激彩熙无微不至的照顾邝老。 袁斯朗和爷爷专程来到苏州,看望邝老,江科尔趁机想中断袁氏集团和千雪公司的合作。邝老和袁思诚一同来到寒山寺,两个老人相见感慨良多,相约明年除夕再来此处一起听钟声。 袁思诚告诉邝良,这次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告诉他有关假绣的真相。原来假绣正是出于邝楚凡之手,邝楚凡无颜回归邝家,他想赎罪,于是人为地炒高《天堂绣》的价格,引起真正的收藏者的注意,以期引出真正的《天堂绣》!拍卖假绣是他的投石问路之举,想不到,却撞在了自家人手里,现在他已经追悔莫及!邝良却不肯原谅舅舅。

  全彩熙送绣线来晚了,耽误了进度,董梅很不满,邝良劝慰董梅,却被董梅冷落。 董梅处处为难挑剔彩熙,袁斯朗暗助彩熙过关,邝良出面调解,却引起董梅的不满。袁斯朗和彩熙交流,得知彩熙身世和学绣的真正原因;彩熙发现斯朗喜欢邝良,邝良打来电话邀请彩熙去邓尉山的香雪海写生,彩熙面对着袁斯朗,尴尬的拒绝了邝良。 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天,邝良和彩熙不约而同地来到香雪海写生,美丽的彩熙在香雪海中作画格外迷人,邝良在远处也支起了画架,细细地品味着彩熙的身影。彩熙正在作画,刘子沂教授亲自拿来了一幅画,上面正是彩熙作画的样子,彩熙非常感谢,同时一个小男孩也送来了一幅画,虽然两幅内容都是彩熙作画的样子,明显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幅的画功更胜一筹,彩熙循着小男孩来的路向深处寻去,白仁浩的到来,打断了彩熙的寻找,邝良十分失落。 白仁浩念念不忘夏名欢的昆曲表演,清晨在夏家,跟着夏名欢煞有架势的练习表演,大家十分开心。邝良回到家中,脑中依然是全彩熙在香雪海作画的情景,不禁又拿起笔画了一幅,彩熙的倩影栩栩如生,次日董梅来找邝良谈起《新天堂绣》的创作,董梅无意间发现了这幅画,邝良颇为尴尬。董梅吃醋,将邝良和全彩熙关系亲密的事情告诉给了邝唯染,邝唯染大惊。 白仁浩的归来,让大家再次凑到一起,在夏家喝酒吃饭,席间,夏母喝醉并告知邝良应该姓全而不是姓邝,全场都很震惊。

  席间,白仁浩提出仍然希望全彩熙回到韩国,并感谢大家对彩熙的照顾,邝良则希望白仁浩尊重全彩熙的意见。邝良送袁斯朗回家,借着酒劲,袁斯朗吻了邝良。 夏母觉得彩熙做的饭口味似曾相识,夏母被一双儿女追问邝良的身世,夏母讲述了邝良父亲的身份,原来,邝唯染在东北当知青,回城时带回了个男朋友,会说朝鲜话,会做朝鲜菜。后来才知道他是个韩国人,而这个人就是邝良的爸爸!大家惊讶于邝良竟然还有韩国血统,邝良得知此事十分震惊,回家询问外公,外公却说:是你不想姓邝了?那明天去派出所改一改? 邝良无言以对。 全彩熙在名乐口中得知邝良的身世,觉得邝良非常可怜。夏名乐却说邝良是集万般宠爱为一身。邝家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早晚都是他一个人的! 邝良告诉袁斯朗他还是想绣新天堂绣,袁斯朗认为天堂绣只是邝家炒作出的一个概念。在商言商,她看不到新天堂绣显而易见的利益。 邝唯染找到夏母询问邝良与彩熙的关系。夏母告诉邝唯染全彩熙已经有了未婚夫,他是韩国商人,人就在苏州,并且还要带全彩熙回韩国结婚。 邝良、袁斯朗和夏名乐来到击剑馆,名乐告诉邝良邝唯染在东北当知青回城时,带回一个会说朝鲜话、会做朝鲜菜的男朋友。后来才知道他是韩国人。再后来唯染阿姨怀了邝良,那个韩国人就消失了。 白仁浩和彩熙拜访邝老,并给邝老照了好多照片,说要发表在韩国的报纸上,还带着邝老去昆剧剧场欣赏昆曲表演。邝良知道此事马上赶到昆剧剧场,原来自从邝老生病以来,邝唯染就一直严禁邝老外出,没想到还是来迟了一步,邝唯染已经把邝老用救护车接走。 邝唯染质问全彩熙来绣工场学绣的目的,全彩熙称自己是喜欢苏绣。而愤怒的邝唯染却说全彩熙是在沽名钓誉,她临走还要把邝老骗出去,让他为白仁浩做广告。彩熙称自己没有欺骗邝唯染和邝老。而此时的邝唯染已经上升到了对韩国人的愤怒。邝良上前解围,已经失去理智的邝唯染告诉邝良邝老已经知道了天堂绣是赝品了。 在邝唯染的办公室里,邝良向母亲道歉,邝良说爸爸对她有什么亏欠,他会替父亲加倍地补偿,他什么都可以为母亲做,就是不想看到母亲再生活在过去的痛苦里!邝唯染感动流泪。 全彩熙突然让白仁浩带她离开苏州。

  彩熙和白仁浩临走之前来到绣工场告别。她将邝老的馈赠都拜托董梅和明柳还给邝老,而且将草药丸的药方也留给了邝老。同时也将她的设计程序留给了邝良。 邝良也赶着改完了彩熙的草稿并把笔记本电脑一起送给了彩熙。 名乐开车送彩熙和白仁浩,彩熙红着眼睛,回避着白仁浩的目光,她掩饰地打开手提电脑,点开文件。一幅幅气势不凡的《新天堂绣》呈现在眼前,映衬着彩熙越来越激动的表情 汽车正经过邝园,全彩熙突然喊停车!彩熙冒着雨跑回绣工场,她恳求众人,让她留在绣工场,彩熙跪在地上请求邝唯染收她做徒弟。她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绣娘!她的真诚感动了众人,邝唯染答应全彩熙收她做徒弟,但前提是通过绣工场的考核。 董梅不明白邝唯染为什么要留下全彩熙,邝唯染早已知道董梅的意思,她告诉董梅邝良现在已经有了他自己的选择,而且她弄错了,那个女孩不是全彩熙! 江科尔找到了神情失落的董梅,他劝董跳槽到袁氏集团,董梅心动。 白仁浩尽力劝全彩熙回韩国,可彩熙却坚持要留下来学习苏绣并且找到母亲的消息。白仁浩要彩熙在他与苏绣之间选择。

  失落的白仁浩找到夏家,向名乐、名欢诉苦。名欢告诉白仁浩如果他真的爱彩熙,不妨放开手,让彩熙做她喜欢做的事! 邝良邀请袁斯朗到邝园做客,邝老在袁斯朗面前流露出了对彩熙的喜爱。 邝老问及全彩熙的情况,邝唯染告诉邝老她已经留彩熙在绣工场继续学习了,并想让她这个月抓紧时间封闭训练。 白仁浩情场失意,所以每天喝得半醉然后到夏家报到,向名欢诉苦。名乐打电话向邝良求救,邝良赶到夏家请白仁浩出去喝一杯。 名乐不明白彩熙为什么会突然决定留在中国,邝良告诉他是因为她看到了电脑上的新天堂绣。 白仁浩找到全彩熙,他让彩熙签署一份请婚书,同时也是经纪合约。这样彩熙以后就可以由白仁浩负责打理她的全部艺术创作了,也包括苏绣方面的创作。彩熙撕毁了婚书,拒绝了白仁浩的要求,她觉得她还没有把他们之间的关系考虑清楚。 白仁浩在参加完苏州昆曲艺术团赴韩国演出签约仪式后启程回国,白仁浩与邝良等人告别,他告诉邝良其实他很清楚,彩熙已经不爱他了,她现在只爱苏绣。 名乐猜测邝良就是香雪海画彩熙的那个隐身画家,邝良否认。名乐称邝良不够男人,夺人所爱还不敢向彩熙表白,邝良愤怒的赶走了名乐,名乐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袁斯朗从名乐那想打听到邝良的一些事情。名乐告诉邝良袁斯朗在乎他,这傻子都看得出来!并提醒邝良现在是千雪公司与袁氏集团合作的重要时期,邝袁两家的关系和个人感情就占了很大的比重!希望邝良不要在这个时候开罪袁斯朗。 邝良找到彩熙告诉她白仁浩将那撕碎的婚约书交给他,并告诉他要他好好照顾彩熙。董梅从小桥上走过,正好看到全彩熙和邝良二人在茶厅中,生气地走开。 邝唯染与名乐聊天谈到袁斯朗,名乐告诉她邝良是那种外表随和但内心极度清高的人,以他的才华和心气,根本不可能甘居一个强势的女人之下。邝良已经明确表示,不会用感情换事业。他和袁斯朗从认识那天起,就注定走不到一起去!

  邝唯染找到邝良询问邝良与袁斯朗的关系,邝良说他和斯朗只是普通朋友,邝唯染告诉邝良她看得出来袁斯朗对邝良好,还有袁家爷爷,并嘱咐邝良不能辜负他们。 邝老让邝良把彩熙做的药丸扔掉,这样他就可以再见到彩熙,并在绣娘考试之前点拨一下彩熙。 江科尔建议袁氏集团兼并千雪公司,袁斯朗因邝良的关系有所顾虑。在合作会议上江科尔妄图以香雪海的画作来挑拨袁斯朗与邝良的关系,邝良机智应对,最后反使江科尔颜面扫地。 袁斯朗向邝良表白爱意,邝良却说他已经喜欢上别人了。袁斯朗告诉邝良她是因为喜欢苏州的人才来这里的。如果没了这个人,他们不光不是伙伴,很可能还会是敌人。袁斯朗飞回新加坡,却在新加坡机场里遇见了被邝良派来劝说她的名乐。 怀森特找到了身在新加坡的夏名乐,希望从他口中了解邝家的近况。名乐将邝老因假天堂绣而双目失明的情况告诉了怀森特。江科尔邀请夏明乐加盟袁氏集团,被夏名乐拒绝。夏名乐找到袁斯朗,代邝良向她道歉,袁斯朗无动于衷,名乐愤然离去。

  在新加坡的机场怀森特遇到了江科尔,怀森特将邝良购得天堂绣赝品的消息透露给了江科尔。 邝良向邝唯染道出了邝楚凡想用天堂绣赝品引出真迹以告慰邝老的计划,同时邝良也想将赝品退还给邝楚凡,以换取资金拯救千雪公司,邝唯染认为这样做还会让其他人被害,邝良认同了邝唯染的想法打消了这个念头。 邝楚凡在美国得知父亲因为自己弄巧成拙的计划而失明感到十分痛苦。夏名乐回国,在家中他向家人讲诉了袁斯朗在新加坡的大小姐脾气,不明就里的夏母和夏名欢支持名乐追求全彩熙。 邝良要从美术学院毕业生中挑选人才充实千雪公司,邝良让名乐和全彩熙一起去美术学院挑选人才。两人在美术学院与曾在香雪海有一面之缘的刘教授不期而遇。回来的路上,全彩熙向夏明乐追问香雪海的那幅画的作者,名乐为邝良保守住了秘密。 名乐找到邝良希望邝良能够向彩熙表白,邝良虽然内心深深的爱着彩熙,但是一旦他与彩熙的恋情被邝唯染发现,彩熙千辛万苦争取来的机会又付之东流。他为了彩熙的前途不得不隐藏起自己对她的爱。与此同时,彩熙也默默的寻找香雪海那幅画的作者,最终她从名乐口中套出了邝良就是那幅画的作者。夏明乐便将邝良为了彩熙而拒绝袁斯朗和默默支持彩熙的良苦用心告诉彩熙。彩熙醒悟。

  邝良突然发现邝老的眼疾有所好转,他带着邝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中药治疗的效果。正当大家满心欢喜的时候,名乐打来电话说千雪公司出了问题。原来江科尔为了尽早完成工作任务,命令董梅让绣娘们连续加班,绣娘们叫苦连天。 邝良找到董梅让她休息一段时间,江科尔趁机向董梅暗示关键时候给邝良反戈一击,这将是她进袁氏最大的资本! 邝良决定再次去新加坡,以求得与袁斯朗继续合作的机会,但是这样就不得不错过彩熙的考试。 邝良到达新加坡拜访袁思诚,他在袁思诚口中得知袁斯朗在他的开导下已经启程回苏州了。为了不错过彩熙的考试,邝良急忙赶回苏州。 在机场邝良因为要去参加彩熙的绣娘考试,再次拒绝了袁斯朗的邀请。于此同时在江科尔的暗箱操作下,千雪公司被排除在与镇湖镇政府的合作之外。袁斯朗赶到会场,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又将千雪公司划入合作范围之内。

  在邝唯染的收徒考试中,彩熙表现的十分出色,她最后展示出的“新天堂绣”局部构图更是引发众人啧啧称赞。彩熙将它献给新天堂绣的创意和设计人邝良以及绣工场的各位师傅、姐妹、为她传道授业解惑的中国爷爷,照顾她生活的夏母。邝良震撼过后,感慨地鼓掌。 邝良和彩熙在邝良的公寓里庆祝,邝良终于向彩熙表明了爱意。 邝良将邝唯染收韩国弟子的消息在媒体上大肆宣传,这样邝唯染便不能随便开除彩熙。邝唯染还是希望邝良能够和袁斯朗在一起。袁斯朗举办了一场盛大而隆重的苏绣之夜庆典晚会。邝唯染在宴会上大加赞赏袁斯朗,江科尔却从中作梗称全彩熙是邝良的韩国情人。邝唯染听后又气又怒,突然倒在地上。 邝唯染醒来后称不想看见邝良,叫邝良以后不要再回家了。邝老向彩熙提出认她这个孙女,这样邝良便是彩熙的兄长,两人就不能在一起交往了。彩熙婉拒了邝老的请求,邝良大为感动,他们相约一起加油。 邝良找到夏母,希望从她那里可以知道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原来他的父亲是个叫做全秉贤的韩国人,当时邝老坚决反对他们的结合。但邝唯染还是与全秉贤住在一起,并生下邝良。由于全秉贤参与了邝楚凡倒卖天堂绣的活动,全秉贤出逃,只留下邝良母子,这是邝唯染心头的一处伤口。 由于天堂绣是赝品消息泄露,银行经理纷纷上门要求见邝良,在与一个记者的采访中邝良发现此事竟是江科尔透露出来的。在夏明乐的安排下,邝良和袁斯朗在西湖画舫上会面,邝良称江科尔有独到的经商头脑和江湖手段,但在苏绣行业,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经理人。并将江科尔透露赝品消息的事情告诉袁斯朗。同时邝良也向袁斯朗开诚布公,邝园里的家事也让他分身乏术,千雪公司也让他无暇照顾了,他只想潜下心来去把《新天堂绣》的设计完成。袁斯朗劝邝良不能感情用事,更不能用艺术家的理想去决定商业上的运作,这番话也让名乐彻底改变了对袁斯朗的印象。

  邝良来到袁斯朗公寓,袁斯朗将邝唯染送给她的苏绣旗袍还给了邝良,并告诉邝良这是她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一次这样深爱上一个人,也是她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次情场失意,但她不后悔爱上他。 大病未愈的邝唯染找到邝老,说要到绣工场去住。邝老让邝良回公寓去住,并安慰邝唯染不要再与邝良怄气。 邝唯染再次晕倒。到医院检查发现邝唯染得了急性病毒性肺炎,邝良安排母亲住进医院。 彩熙得知邝唯染患病,主动去医院给邝唯染送饭,可是邝唯染竟将彩熙赶出了医院。 夏名欢陪着夏母到医院看望邝唯染,不料夏母和邝唯染因为彩熙的事发生争执,夏母指出邝唯染只顾自己感受,不顾别人的死活。 江科尔对邝良步步紧逼,但邝良决定不能将千雪公司并入袁氏集团,因为两家公司的经营理念的不同,合并之后必定会与袁斯朗发生正面冲突,这是他不愿看到的。但名乐却已经认同了袁斯朗在商言商的经营理念。于此同时,江科尔还在暗中争夺邝良的客户。 夏母从名乐口中得知邝良内外交困,彩熙更是不好过,所以决定去看看彩熙。邝唯染病愈,邝良将她接回邝园。邝唯染到绣工场工作,感到自己力不从心,而彩熙的真诚触动了她。回到邝园她向邝老坦言彩熙很聪明,能画能设计,领悟力强,也肯下苦功夫,已经是年轻徒弟里的佼佼者了。

  袁斯朗撤销了江科尔总经理的职务,江科尔怀恨在心。名乐与客商在仓库检查货物,闻到有抽烟的味道。在画室里设计图样的邝良突然接到电话,苏绣仓库失火,他赶到仓库时,仓库已经开始燃烧,现场一片混乱。邝良与名乐冲入火场救火,不料邝良被烈火烧伤。在医院里他们做了简单的处理,邝唯染打电话过来,要邝良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天陪邝老出席苏绣博物馆开幕式,为了不让母亲和邝老担心,邝良隐瞒了仓库失火的消息。因为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天还要将设计图纸交给客户,邝良不顾名乐的反对赶回了家继续赶稿。彩熙意外的发现了邝良竟然被烧伤。 邝良与彩熙一起赶制设计,名乐看到两人恩爱情景自言自语道看来老天爷还是长眼睛啊,想成全谁,拆都拆不散! 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天江科尔与北京客商见面,没想到名乐带着邝良最新设计稿杀到,成功的挫败了江科尔的阴谋。而此时的邝良正忍着烧伤的病痛与邝老一起参加苏绣博物馆的开幕仪式。华所长提出关于捐献“天堂绣”的事宜,邝老称已将《天堂绣》封存起来,发誓不到百年之时,不许它重见天日! 邝良瞒着邝唯染到医院治疗烧伤,彩熙也来到医院照顾邝良的生活。邝良接到袁斯朗电话,袁斯朗安慰邝良,邝良却将名乐介绍给袁斯朗,希望名乐能够担任袁氏苏州分公司的总经理。 名乐以总经理的身份进入袁氏苏州分公司,给不可一世的江科尔一个下马威。夏母与名欢看望邝良,见到彩熙在照顾邝良。

  邝唯染来到夏母家询问彩熙的下落,夏母不慎露出马脚。名乐将全彩熙送回到绣工场,却被邝唯染留在邝园吃饭。 晚上邝老、唯染、夏母、名欢、名乐、邝良、彩熙坐在邝园的亭子里吃饭。邝唯染不断向众人敬酒已有醉意,这时她向彩熙发难说彩熙把她身边所有的人都给迷惑住了。邝唯染当着众人的面毁坏了彩熙创作的绣稿,彩熙上前哀求,邝唯染一把推开彩熙,彩熙摔倒,继而哭着跑出去。面对母亲的歇斯底里,邝良向母亲承认了他与彩熙的恋情,同时说她自己曾经不幸福,那是她自己的事情!你不能让邝良也跟她一样不幸福!邝唯染听后瘫倒。 夏母向邝唯染道出了彩熙是去照顾邝良的实情。彩熙从邝园离去便音信全无,邝良名乐四处寻找彩熙的下落,但仍旧没有彩熙的消息。邝良托白镇长通过派出所寻找彩熙的行踪,这时名乐告诉邝良白仁浩来到了苏州,此时正在夏家。 邝良等人从白仁浩口中得知全彩熙的父亲全道升为了寻找女儿来到了苏州。名欢带着白仁浩去昆曲团观看昆曲。名乐和邝良继续寻找彩熙下落。 在派出所两人见到了彩熙,原来醉酒的全道升当街殴打彩熙被警察制止,父女俩被带到警察局才被发现是韩国人。名乐去火车站接全道升,同时发现全道升也会说中国话。

  全道升见到邝良,邝良称自己是彩熙的朋友,希望他不要再责怪彩熙。饭桌上彩熙用韩语央求父亲不要再喝酒。 全道升被安排到邝良公寓居住,在路上邝良却意外发现全道升对苏州非常熟悉。 为了帮助邝良的公司摆脱困境,邝唯染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全道升晚上乘着邝良熟睡,喝光了两瓶xo。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天彩熙来到邝良公寓发现了已经吐血的全道升,邝良急忙将他送往医院。 邝良从全彩熙口中得知了全道升是个有名的画家,但因为长期酗酒而患有严重的酒精依赖症。彩熙想说服全道升回韩国,可邝良却希望治好全道升的病,让他成为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邝良和彩熙去超市为全道升买住院的日用品,可回来发现全道升不见了。 身在北京的邝唯染见到了怀森特,怀森特将邝楚凡的信交给邝唯染,信中提到邝楚凡想重归邝家的心愿。邝唯染对怀森特说邝楚凡一天不找回天堂绣,就一天不要再踏入邝园大门。 彩熙在邝园门口见到了全道升,邝良等人都十分诧异。得知彩熙被邝唯染然赶出邝园的白仁浩找到邝良对他说可以给彩熙带来幸福,邝良则称他给彩熙的不是彩熙想要的幸福。邝良在邝园门口发现了全道升能听懂苏州话,明白这与邝家必有关联。

  邝良说他和彩熙彼此相爱,希望得到长辈的支持,但全道升却说韩国女人一定要嫁给韩国人,他是不会让一个中国人娶彩熙的! 邝良背着彩熙和全道升去了韩国料理店喝酒,不知不觉两人已有醉意,邝良伺机询问全道升与苏州的渊源。料理店老板见两人狂饮急忙打电话给彩熙,彩熙匆忙赶到料理店,发现两人喝光了两瓶白酒,酩酊大醉。 雨夜里,彩熙艰难的将邝良和全道升接回到家中。回到邝良公寓内全道升仍然叫嚷着要酒,并怪罪邝良,他竟然搜出一把刀来。彩熙害怕全道升伤害邝良上前抢刀,最后不得不用画架砸晕全道升。她气喘吁吁地把父亲半拖半拽到沙发上。一边抽泣着一边包扎爸爸打破的头。 天堂秀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天清晨,邝良醒来看见照顾自己一晚的彩熙心生怜惜,邝良向彩熙保证永远不会这样了。与此同时,夏母和名乐也来到邝良公寓看望彩熙和她的的父亲。当夏母看到全道升时,她心中一惊,拉着彩熙询问了全道升的详细情况,然后慌慌张张的离去。 江科尔唆使董梅将彩熙的打样软件从千雪公司弄出来,可不料被明柳发现,并将此事告诉了邝唯染,邝唯染让彩熙她们自己解决,另外她还同意彩熙随时可以离开绣工场。 夏母赶往邝园告诉邝老,她看见了邝唯染从前的爱人全秉贤,而且全秉贤竟是全彩熙的爸爸。邝良向全道升介绍了邝家与天堂绣的渊源,全道升听后突然执意要带彩熙马上回韩国。就在此时全道升酒疯发作,邝良将全道升反锁在屋子里,开车和彩熙离去,两人相约解决全道升的事情后马上结婚。

  正当全道升在气头上时,邝唯染来到了邝良的公寓,她质问全秉贤天堂绣的下落,全秉贤告诉邝唯染这几十年来一直活在悔恨之中,他曾经试图找过倒卖天堂绣的文物商“老猫”,可没有成功。 董梅将全彩熙的打样软件拿到袁氏集团,夏明乐反对使用这个软件,与江科尔产生冲突。 根据全道升提供的线索,邝良查到了绰号老猫的文物商与天堂绣有着重要的联系,他决定想办法对付老猫,但是邝良缺少足够的资金去实现他的计划。为了帮助邝良,邝唯染向邝楚凡提出暂借假天堂绣的债金,可是邝楚凡的助手怀森特却在邝楚凡妻子的指使下背着邝楚凡拒绝了邝唯染的请求。 邝老知悉此事怒斥邝楚凡无情无义。邝老将邝园抵押并托付夏名乐将巨额支票交给邝良,并嘱咐邝良要不惜一切代价赎回《天堂绣》。 邝良与名乐动身赶往新加坡,在机场名乐问邝良不想知道那张支票的来历吗?邝良却已经猜出邝老以邝园作为抵押为邝良筹集资金。 邝良与名乐到达新加坡,袁斯朗在机场迎接邝良,并邀请邝良参加袁思诚为他准备的接风晚宴,席间袁思诚称邝良有什么困难尽管向他开口。 邝良找到老猫的别墅,要求购买“天堂绣”,老猫避而不见,却暗地里调查邝良背景。

  邝老的眼疾复发,为了治疗邝老的眼睛邝唯染让彩熙到邝园为邝老调制中药,邝老向彩熙介绍了邝园的历史,动情的彩熙替父亲向邝老赔罪。同时彩熙向邝唯染表示她会离开中国,不会成为邝良与袁斯朗的障碍。 邝唯染告诉邝老其实她在内心深处,是喜欢全彩熙的。邝老说他有一种感觉,全彩熙与邝唯染很像,这触动了邝唯染。邝唯染来到戒酒病房向全秉贤询问彩熙的身世,全秉贤谎称彩熙是他与另一个女人生的孩子,邝唯染十分气愤,全秉贤反问邝唯染她不一样有了自己的孩子。 狡猾的老猫拒绝了邝良的求购请求,称他手中并没有“天堂绣”。袁斯朗的计划还在进行,名乐在拍卖行老板的引荐下见到了老猫,老猫声称自己并没有什么“天堂绣”,名乐却说他手中有天堂绣想把它转给老猫,并希望以老猫的名义在苏德比春季拍卖会上拍卖出去。老猫对此事十分费解,名乐对老猫说他之所以这样做,是想拖垮他的生意对手,让他再也没有能力和自己竞争,而这个人就是邝良。 袁思诚赞成袁斯朗帮助邝良,但是他也坚持帮人要有底线。现在刊登在报上的消息已经涉及到袁氏集团的利益。袁思诚要邝良给他一个答复,这关系袁氏集团的声誉,还有袁氏家族的未来。 原来邝良等人的活动都是为了引老猫上钩:他们通过报纸散布消息称,袁氏在苏州建立分公司,袁斯朗一直瞩意邝良,想与之合作,但夏名乐从中插足,而且高调追求袁斯朗。邝良与名乐是事业上的敌人,也是情敌!所以夏名乐才要置邝良于死地,名乐想让邝良从老猫手里购得假天堂绣,这样邝良将彻底地跌入失败的深渊! 但谨慎的老猫依然不肯上钩,为了让老猫走进他们所布的陷阱,邝良等人还说服了苏德比拍卖行的老板出面约见老猫。与此同时,邝良还警告老猫如果“天堂绣”没有在拍卖会上出现,邝良将通知国际刑警。 老猫权衡利弊,决定以自己的名义拍卖名乐所提供的假“天堂绣”。拍卖会当天“天堂绣”出现在拍卖会上,但邝楚凡的妻子暗中指使怀森特与邝良竞价,抬高价格。 袁思诚迅速与邝楚凡取得联系,邝楚凡知悉此事及时阻止了妻子。

  邝良以三千二百万的高价拍得“天堂绣”。但邝良却当众宣布老猫的天堂绣是赝品,真正的天堂绣还在老猫手中。这场拍卖会可以证明默尔先生涉嫌仿造文物和商业欺诈,同时邝良等人还要求老猫交出真正的《天堂绣》。 邝良与袁斯朗来到袁家别墅,袁思诚向邝良解释怀森特的行为是违背了邝楚凡的意图的,邝良感谢袁思诚的鼎力相助,但袁思诚还是向邝良询问他与斯朗的关系,为了不让邝良为难,袁斯朗郑重告诉邝良,她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他。 国际刑警到苏州调查,全秉贤指认出老猫,同时他也获得了自由,结束二十多年提心吊胆的生活。 正当邝良袁斯朗等人在新加坡寻找天堂绣的时候,江科尔却在暗中操作脱离袁氏集团,自己另立门户,并利用董梅窃取袁氏公司的设计合同,将优秀的绣娘笼络到自己手中。 董梅利用明柳等人争取到了北京客商的信任,并哄骗绣娘们与江科尔的公司签订不合理的合同,邝唯染及时出现并向大家宣布董梅并非自己的学生。江科尔和董梅带走了公司设计合同,这就等于带走一批大客户。这样袁氏公司就无法沿用以前的设计,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做出新的设计。 全彩熙也向师妹们告别,准备回到韩国,邝唯染看者彩熙留给她的信黯然泪下。邝唯染赶到机场留下了彩系熙和全道升。 唯染希望全彩熙能够完成新的设计。在邝老的指点下,彩熙开始设计新的画稿。袁思诚将邝楚凡所得的天堂绣的拍款归还邝良,邝良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袁思诚希望解开他们的心结,邝良表示如果“天堂绣”回归,他希望和这位舅舅在中国见面。 邝良和袁斯朗知悉江科尔另立门户,急忙赶回苏州,彩熙已经拿出了一份新的设计稿。

  邝唯染见到邝良将那件苏绣旗袍交给他,让邝良自己选择自己的真爱。全彩熙熬夜赶制苏绣设计,夏母心疼将她接到夏家照顾。邝良赶到夏家,没有看到彩熙,夏母见邝良拿着的邝唯染旗袍十分惊奇,邝良称将用这件旗袍向彩熙求婚。 名乐带着彩熙见到北京客商,并且当众拆穿了江科尔和董梅的阴谋。这时邝良的电话打来,邝良在电话中对彩熙喊出:“全彩熙,我爱你”向彩熙求婚。但此时在邝良身边的夏母却对邝良说他不能娶彩熙,因为彩熙的父亲全道升就是全秉贤。 邝良在雨中找到全秉贤,全秉贤证实了邝良与全彩熙是亲兄妹,邝良悲痛不已。 邝良回到邝园询问母亲自己的身世,邝唯染这才知道夏母和全秉贤都对邝良的身世产生误会了。邝唯染让邝良与彩熙和全秉贤讲清楚,他与彩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不知真相的全秉贤安慰女儿,告诉她与邝良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彩熙拿着邝唯染所绣的旗袍走出夏家。 邝良回到公寓发现彩熙穿着旗袍等着他,邝良大喜,告诉彩熙全秉贤和夏母都以为邝良是全秉贤的儿子,但是他们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可彩熙根本听不进去,心中只是想着黯然离去。 邝唯染晚上突然想起全秉贤说的话,她打电话给酒店发现全秉贤和全彩熙已经退房。邝良四处寻找彩熙,但都没有结果。

  邝良前往韩国寻找彩熙,但彩熙已不知去向,连白仁浩也失去了与彩熙的联系。 邝良回国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这时袁斯朗来劝导邝良并带来了老猫认罪的消息。 邝良来到新加坡,老猫说邝良将他的身份告诉了他的仇家,他才不得不将天堂绣交出。最终在邝楚凡的帮助下,邝良终于找到了天堂绣。 病重的邝楚凡告诉邝良他是邝良的父亲,邝良劝邝楚凡早日回归邝家。但邝楚凡未能如愿,律师带着他的骨灰回到中国。邝良依照邝楚凡生前的心愿,将他的骨灰与妻子阿珍合葬在一起。 邝唯染和邝良再次来到韩国希望能够找到彩熙一家。在仁浩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全秉贤。全秉贤告诉两人彩熙以为她和邝良是兄妹之后十分痛苦,而在这时邝唯染才知道全彩熙竟是自己的女儿。 上海世博会上邝老将天堂绣献给了国家。袁斯朗向邝良告别,她将要去美国分公司就任。她说不管走到哪里,她对苏州的印象,都可能只是这一个人,这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一年后,白仁浩和夏名欢在金鸡湖畔举行婚礼,喜庆的现场让大家想起了彩熙,此时每个人都希望彩熙有一天能够回来。邝良重游香雪海,在烂漫的花海之中彩熙与邝良相遇。

  《人民的名义》小说结局是怎样的?陈海最后醒过来了吗?大boss即将浮出水面


威廉官网

©威廉官网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